当前位置:康壮新闻网>>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再访上海连演三场!音乐总监夏伊揭秘如何“调

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再访上海连演三场!音乐总监夏伊揭秘如何“调

去年,由音乐总监里卡多·施瑞(Riccardo Shy)率领的举世闻名的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首次访问上海,连续带来五场音乐会。图为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去年在上海音乐厅的演出。

作为上海交响乐团在2019-2020赛季推出的大片表演之一,世界著名的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在其音乐总监里卡多·施蒂所(Riccardo Shy)的带领下,于10月15日至17日再次造访上海,并为上海交响乐团带来了三场音乐会。指挥里卡多·夏伊今晚为乐团在上海的“常驻”演出揭幕,马勒在《小夜曲》中演唱了第六交响曲“悲剧”。

去年之后,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第二次访问上海。三场音乐会的曲目非常精彩。马勒的第六交响曲、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第三交响曲和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曲几乎在每个首都都承载着命运的力量。其中,马勒的《第六交响曲》也被称为《悲剧交响曲》。这是因为一个朋友听完这篇文章后问马勒:“为什么像你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会写这样一部苦涩而阴郁的作品?”马勒回答说:“我一生中经历的所有不愉快的经历都集中在这项工作上。”

今晚音乐会前,里卡多·施蒂在休息室接受了媒体采访。虽然采访时间很紧,但沙伊演讲中透露的信息非常丰富。这位优雅的指挥家表示,他预计未来会给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带来更多变化。

以下是记者编辑的采访全文:

马勒在《一个小调第六交响曲》中的“悲剧”本身就很有力量。我指挥这首曲子已经30多年了。琉球音乐节的管弦乐队在演奏马勒作品方面也很有经验,所以和他们一起演奏对我来说是一种特殊的经历。剧团中的每个音乐家都为演奏这部作品支付了200%的投资。几天前,我们在北京玩了“刘妈”,反响很好。

马勒的作品是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传统曲目。当我第一次成为这个管弦乐队的艺术总监时,我也是从马勒的作品开始的。然而,我一直认为管弦乐队需要更多的发展,所以我希望能给它带来更多的其他曲目,比如斯特拉文斯基和柴可夫斯基等作曲家的作品。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在过去的表演较少。

这次,我和管弦乐队还将在中国演出中演奏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和第三交响曲。其中,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三交响曲》与琉球森有着深厚的关系,作曲家于20世纪30年代在琉球森完成了这首曲子,其风格也与琉球森音乐节管弦乐团非常一致。可以说,没有哪个管弦乐队比我们更适合演奏这首曲子。我认为拉赫玛尼诺夫和马勒在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未来发展中将变得同等重要。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将成为我们的新传统。

里卡多·西施(Riccardo Shy)自2016年起担任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他说他经常和管弦乐队的音乐家见面,并想和他的老朋友一起演奏音乐。

我没有多少时间和琉球音乐节的管弦乐队一起排练,但是和音乐家们在一起的每一刻对我来说都很有趣。作为一名指挥家,我将在握着指挥棒的同时充分发挥我对音乐的理解和技能。我还将充分观察音乐家对作品的情感或潜意识反应,以及他们对音乐的深刻理解。我们排练时非常努力,有时甚至感到筋疲力尽。自从2016年我成为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以来,我们在过去的三年里一起取得了很多成就。和音乐家排练让我感觉像和朋友一起演奏音乐。每年夏天,这个乐队的音乐家都来自世界各地,聚在一起。这种定期的聚会让更好地了解彼此变得更加有趣。

图为里卡多·施蒂所领导的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去年在音乐厅的演出。

我相信演奏马勒的作品将永远是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传统之一。然而,我也认为管弦乐队应该尝试一些新的突破。目前,我已经委托了一项工作。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将于2021年在琉球音乐节首次亮相。这将是管弦乐队首次表演当代古典音乐。琉球音乐节的执行和艺术总监迈克尔·弗里格(Michael Friege)对此举表示欢迎,称此举将赋予旧音乐节新的活力。管弦乐队的音乐家对此也非常欢迎。他们想做出新的尝试,演奏更多当代作曲家的新作品。

令我高兴的是,在过去的几年里,海迪克指挥一直是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特邀指挥。未来,我们还将邀请其他特邀指挥加入,为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带来不同的声音和不同指挥的诠释。这也非常令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