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康壮新闻网>健康养生>澳门赌场有线上网站吗_清朝官员贪污1万2人民币就得死?

澳门赌场有线上网站吗_清朝官员贪污1万2人民币就得死?

澳门赌场有线上网站吗_清朝官员贪污1万2人民币就得死?

澳门赌场有线上网站吗,作者:裤兜大表哥

《大清律例》是大清国使用的成文的刑法法律,“重典治吏”是它的指导思想,就是通过“官员小错大惩”,达到震慑的效果从而减少官吏犯罪。

但是众所周知,无论是之前我们讲到的鸦片贸易,或者是之后我们写到洋务时期的故事,贪官污吏在大清朝的泛滥,真是成为近代中国成长为列强之一的巨大阻力,北洋大臣李鸿章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当“糊纸匠”而已,腐败之根,仅凭他个人之力,没办法医治。而今天,我们要讲讲清朝的贪污罪。

清朝的贪官刑罚有多重

清朝的刑罚是根据《大清律例》来执行的,“律”就是法律条文,“例”是补充条例和一些判案的例子,清朝是合编成一本的。

清朝的官员大多是政府聘请来的临时工(比如守仓库的保安等,这些多是临时聘请来的,没太大前途,工资低,故跳槽比较频繁,并不算正式的政府员工。),如果贪污,挪用公款,或者临时工偷盗仓库粮食等,都属于同一个罪名,叫“监守自盗罪”。

那么法律是怎么规定刑罚的呢?

最重的刑罚当然是死罪,《大清律例》如此规定:

官员贪污或者挪用公款达40两白银,折合成人民币大致在1.2万左右。

政府临时工偷盗政府财物市值达60两白银,折合成人民币大致在1.8万左右。

那么该人可以被处死。

(对于清朝中期到洋务运动期间,1两白银可以大致相当于如今人民币300元进行粗略估算,推导过程和前提条件请有兴趣的读者自行查阅裤兜大表哥之前的雍正爷改革文章。还有其他不同历史大家也进行了不同汇率的推算,也可以参考。)

官员低于40两白银的,对应有不同刑罚,比如流放充军,比如打板子等等,就跟之前文章提到的唐律五刑是类似的。

小伙伴看到这,肯定要吐槽了对吧,照这贪污40两就死刑的标准,大清国的官员应该都99%都得砍了吧。

没错,也就是说,官员们不死,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没人举报,官官相护,不主动上报国家司法部门,这是一。二,司法部门的官员本身多多少少也贪污,大家都同流合污,查贪官也就是查自己。三是皇帝,默许属下适当的贪污,别过分就行,毕竟皇帝还是了解大臣们的开支的,靠国家的正经工资,官员们根本不可能正常生活,也只有类似雍正爷时期的田文镜和明朝时期的海瑞这种奇葩官员,两袖清风,不请客,不给自己家人改善生活,得到皇帝垂怜而得以升迁的幸运儿,才能勉强一天两顿白粥鸡蛋熬下来。毕竟古代官员,他一个人的收入,需要养自己家里的老人,孩子,还有一堆妾室,当然还有一家上上下下几十口的奴婢和仆人,他们的正经收入和所需开支的比例相比我们今天的核心家庭一家五口而言,真是捉襟见肘。

雍正最近镜头太多,雍正表示很开心

除此之外,官员们极大程度上能避免被杀,是因为大清朝在死板的法律之外,还有潜规则,这就是雍正爷开的这个头。

贪官的求生之路

雍正三年(1725年),雍正爷可能发现官员无论怎么杀,因为切实的生活经济问题和巨大的利益诱惑难以抵抗,新上任的官员又前仆后继地继续贪,长江后浪推前浪。所以雍正爷换了另外一个玩法:

首先是官员贪污的死罪标准上涨到了1000两白银,大约现在30万人名币。另外是增加了追赃减刑的规定。

根据《钦定大清会典事例》,笔者大致总结如下:

1.如果贪官在案发的第一年内,能乖乖把被查出来的贪污款项上交给国家,死罪可以变成“死缓”,大致就变成了监禁了,甚至更轻的刑罚,比如劳改等。如果是原来判的充军流放等刑罚的,可以一笔勾销,撤职,但是命还在,东山还是可能再起的。

除此之外,国家派出的负责追讨该贪官的黑钱的司法官员,也能因为这个追赃高效率而受到奖励和计入政绩。

真是实现贪官保命,国家收钱,司法官员提高政绩的三赢!

2.如果第一年内没能全部追赃回来,第二年继续给机会,继续追赃。虽然贪污的官员如果在第二年内交齐被查出来的赃款,死刑仍然能被暂缓,跟第一年的情况一样,但是如果他本来贪污数量不是很大,原来被判处充军流放等,那么不能减刑,必须维持原判。

此时,那个负责追赃的司法人员因为办事略微不力,会受到组织的批评。

3.如果头两年仍然没办法把赃款追回来,第三年,国家仍然法外开恩,给这个“迷途的官员”再多一个机会。继续追赃!!!但是这时候,一般该官员经过两年的追讨赃款,能吐出来的都吐出来了,所以这个时候只能转而要求该贪污官员的妻妾和未分家的儿子承担该官员欠国家的赃款,无论他们是借钱去,还是去打工赚钱去,要继续把该赃款给国家还上。

头两年仍然追不回全部赃款,负责追赃的司法人员办事非常不力,会被撤职,但是仍然负责这单追赃事件,属于组织对他“戴罪立功”的期许。。。

4.如果这三年都过去了,仍然没办法全数把赃款追回来,那么该官员,必死无疑了,可以执行死刑了。但是赃款仍然是落在该官员的家人的身上,继续承担,这属于他们家欠国家的钱。除非他们家实在是穷到不行,确实无力偿还了,由他们家所在地的政府部门开具证明,证实经过官员的亲身走访,他们家确实是已经穷得根本还不起欠国家的赃款了。那么国家司法部门可以结案,宽宏大量原谅他们。

同时那个负责追赃的司法官员就倒霉了,属于没能力办事,就要被组织撤职回家去了。(这位负责追赃的官员也是挺惨的,要是摊上了赃款被花费而没法追回全款的贪官,可能该司法官员为了保自己的官位,也得适当地补补。)

所以大家能直接的看到,每个贪官,国家都会给予他们各种求生的机会,只要他们乖乖把财富上交给国家,而这竟然是雍正爷制定的法律补充条款。只能说雍正爷这位以打击贪官出名的皇帝,一手杀大官儆小官,一手从贪官身上捞钱以补充国库,而这间接地是在鼓励官员们去搜刮百姓,反正贪污得多,某一笔钱被自己的政敌给揭发了,最多立刻补交上,然后再疏通一下司法部门的人员,两三年后出来,还是一条好汉,贪污受贿的没被揭发出来的赃款,就当是自己的退休金啦,呼呜乐哉。

死刑的流程

根据《大清律例》,清朝的死刑按照执行的时间,分成两类。

一个就是平时看电视经常讲的“斩立决”。正式的称呼叫“立决”,我们提过古代的官方的死刑,主要是绞刑和斩刑,所以还有“绞立决”。

另外一个叫做“监候”,这个意思是,这个犯了死罪的犯人,先拉下去关起来,“秋审”的时候再核查看看。(古代中国人以农立国,所以很多政治制度是跟这个中国人的哲学有关系的,一般普遍认为春天万物复苏,冬天万物休养生息,这两个季节不适合执行死刑。反而秋天,气候肃杀,树叶凋零,在哲学上,是一个生老病死的高发季节,因此死刑多执行于秋季。相关的拓展文献请读者自行查阅中国古代哲学史与刑罚制度。)

之前我们的司法文章讲过,古代有“十恶不赦”的罪名,那些肯定是“斩立决”。而贪污的罪名,认错态度诚恳的,上交赃款积极的,国家法律允许该落马官员进入“缓决”。

之前讲过,中国的司法权力,随着政治权利的集权,地方政府只能判决像打屁股之类的轻的刑罚,像流放充军和死刑这类,必须由中央进行审核和批准。一般死刑的判决,地方必须好好审讯(至少装作好好审讯),然后写成完备的法律文件,上交给中央的刑部,在每年“秋审”的时候,进行司法复核,只有中央看了文件,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再把情节严重的死囚名单上交给皇上(很可能有几百到上千人),由皇上的御笔在名单上划勾勾(一般皇帝懒得看,可能名字不顺眼,或者随便第一竖列的死囚都划勾勾。当然情节严重的死囚犯,一般必须勾了。),那么这些被划勾勾的的死囚,中央会发文件给指定的地方司法机构,告诉他们,这些死囚皇上恩准他们死了,然后执行死刑。

“秋审”的时候,中央刑部特别忙,所以要求司法机构对各个人员的犯案审讯文件给一个总的判决,方便刑部一眼能明白这个案件的重要性,好分清楚哪些案件要先审核,哪些可以压后。其中“监候”之下的判决包括:(以下判决解释来源:雪珥《弹性反腐》)

1.“情实”:指非“立决”案件中,情节最严重的,案情确实。一般这类人的名字会优先被皇帝看到,并被推荐被划勾勾,在秋天被执行死刑。

2.“缓决”:这个就是贪官们乖乖交赃款后一般会被判的刑罚。这个评语的意思是案情确实,但是危害性不大,可以等下一年秋审时再决定。如果连续三年,该案件一般都是被评为“缓决”的案件,那么这个本来的死刑犯,可以免死罪,从轻发落。所以贪官大多数最后仍然能活出走出监狱,只是要在大牢里蹲三年。

3.“可矜”:情有可原,可以免死,从轻发落。

4.“可疑”:指这个案件模凌两可,情节可疑,可能是冤案,退回去原来的审讯单位,重新审理。(一般这种案件也不可能往上报,审讯机构即便制造冤案,也不可能自己打自己脸,弄出个“可疑”的案件跟上司交差,那就找抽。)

5.“留养承嗣”:死刑犯是独子,家里还有老人要抚养,一般不轻易让之死,一般改判杖罚,免死。

乾隆爷的法治天平

乾隆爷时候有两个案件,比较之下,可以突显在帝王心里,在政治面前,法律必须让步。

第一个案子:

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九月,因为个人恩怨,湖南巡抚(省长)陈宏谋把自己的同僚湖南布政使(省财政部长)杨灏(音同“浩”)给告中央了,告他贪污了3000多两银子,约人民币90万。

案发后,经过中央立案,杨灏仅仅花了半年多,就把所有被告发的那3000多两给补上了,而且认罪态度良好。但是,最终递上去刑部的案件司法文件,仍然是判处“斩监候”。故这份对待官员的判决书带有很明显的个人恩怨夹杂在里面,从司法上来说,是不公允的。(暂时先抛开雍正爷补充的那个包容贪官的法律补充条款的合理性。)

不久,湖南的巡抚调任,新来的巡抚叫做蒋炳,毕竟这个案子是省里的近期最大的新闻,所以他又看了看,觉得之前呈上去中央的对此事的判决不妥当,所以在今年(笔者注:此事案发后第二年,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秋审之前,还能再重审此案。这次新巡抚真的依法办事,把案子判成了“缓决”。

但是这个案子,在刑部审批完上交给乾隆爷知道的时候,不知道咋滴了,龙颜大怒,一天连下了4道长长的关于皇帝对此案的批示,意思就一个:“这杨灏,贪污受贿,罪不可恕,杀。还有巡抚蒋炳,有包庇之罪,撤职查办。”

这里引用一句俗话“新官上任三把火”,乾隆皇帝,在这个时候,年轻气盛,大约才40多岁,希望自己的大帝国能振作一些,吏治有所改善,为了短期内用简单的方法达到这个效果,就要杀鸡儆猴。所以,这个案子只能说,那个布政使挺罪该万死的,但是又是不好运地结怨了自己办公室的同僚。(这让笔者想起“老毕事件”,自己最亲近的同僚朋友,万一识人不明,被之背后捅一刀,那真是要命的。)当然,这个案子中,运气最可悲的是那个新巡抚,可能也跟那位被查的贪官有交情,但是怎么说他也是秉公办理,根据皇家规定的《大清律例》办事,皇帝自己翻脸不认账,那真是叫臣下左右都不是,只能说自己倒霉,落得个革职抄家的下场,一夜间,从省长的位置就变成阶下囚了。真是天威不可查,尽管这次却是天子耍赖。

第二个案子:

此事一年后,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一名叫钮嗣昌的官员,贪污了白银1万多两,是上个案子的3.5倍。这次,该官员也在中央立案调查后,很快的把赃款还给国家了,所以免了一死,判为充军,算是保住了一命和家里老小。

结语

著名海外华人历史学者雪珥,对这种中国古代极其特色的对待贪腐问题的做法,有精道的评论:

“一方面是煌煌法律上的严打,另一方面则是毫无规则可循的‘法外开恩’。”只能说,皇帝的心思真是朝令夕改,防不胜防。

在如此特色的治理之下,中国人对待贪污的态度,相当理性化:即便被查处了,无非退款(被查处出来的款项进行退款,一般都查不完全。当然也有直接抄家,则是把家业也得没收了。),即便无法退赔全部款项,无非也是坐牢甚至自己一死谢罪(即便到了今日,不仅政界,连商界上市公司,一旦被查出了挪用公款等事,董事长自杀了事的故事仍然时有发生,正是这种逻辑的产物。)。苦了一人,却换得幸福全家人。这确确实实是靠如此帝王心术解决不了的事情呢。

裤兜大表哥

香港大学土木工程专业,仅有的课余时间修中国历史,金融和混健身房。未来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有亲和力技术很硬的包工头。

临泽新闻网